欢迎来到百特商城!

药监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从狂犬病疫苗事件看飞行检查

发布时间:2018-07-23 09:33:23 来源:健康点healthpoint

 


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称,根据线索,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春长生”,002080.SZ)开展飞行检查,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

这起药监部门的检查督导行为因为狂犬病、疫苗安全、上市公司等元素迅速发酵,迅速演变成为社会公众事件。与此同时,也有人说,发现此次造假的“飞行检查”又立功了。

飞行检查“挥刀”长生生物,查出药品生产环节出现严重的风险事件并非偶然。自2017年以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过飞行检查对于药品医疗器械的安全质量风险进行排查有明显加强趋势,本身生产环节存在问题的生物疫苗企业“踩雷”在此背景下也变为大概率事件。

事实上,千里之外取人首级,飞行检查的确正成为药械监管部门手中最快最狠的那把刀。

2005年5月,根据群众举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委派药品认证管理中心对广东省一药品生产企业的违规行为进行核查。检查组在事先不通知企业,不让企业做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对其进行现场检查。由于检查突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飞行检查的方式得以确认。健康点多方查阅,这家企业的名称仍然不可考,但可能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是*倒在飞行检查刀下的企业,它们进入了中国药政监管的历史。

两个月后的2005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药品安全监管司就在内部制定了《药品GMP飞行检查暂行规定》(试行稿),并在随后的飞行检查工作中执行。

200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发布《药品GMP飞行检查暂行规定》并建立了飞行检查制度以来,大量制药企业的GMP证书通过“飞检”被没收并责令企业整改。

内部举报 飞行检查发动的一大动因

此次长春长生的狂犬病疫苗事件中,《中国证券报》报道,事发是因为长生生物内部生产车间的老员工实名举报所致。“至少在7月11日之前,员工实名举报信就已经到了国家药监局。”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因为内部岗位调整导致举报人利益受损进而进行举报还是有外部因素驱动,但长春长生成为又一家因为“内部人”举报而倒在飞检前的企业。

事实上,内部举报一直以来也是成为发动飞检的一大动因。制药行业人士聚集的专业论坛蒲公英论坛曾经撰文分析,因为这类原因导致的飞行检查,企业的失败率也非常高。原因有二,一方面,飞行检查组是有针对性和目标性的,到了工厂后会直奔问题点;另一方面,投诉举报或者在特定事件中,药监部门可能已经掌握了企业的一些证据,所以飞检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

2016年,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药品生产监管飞行检查通报》(2016年第4号),公告珠海亿邦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粉针剂生产不符合药品GMP要求,存在严重缺陷,省局决定收回该公司粉针剂的药品GMP证书。值得一提的是,珠海亿邦招致飞检的原因同样是因为内部举报。

收回GMP证书主要涉及该公司产品注射用克林霉素磷酸酯,占公司当年营业收入超过两成。而更为严重的是,据媒体披露,当时亿邦制药尚处于有效期内的GMP证书仅有一张,粉针剂药品GMP证书被收回,也意味着公司在未获得新证书前,生产将无法正常开展。

正是由于“内鬼”的破坏力过于巨大。为应对飞检,一些企业采取了一些非常规措施。比如“设立反举报小组”、“建立信息保密系统”、“人员奖惩措施”、“采用更隐蔽的方式违规”等等。有业内人士据此撰文称,这“实际上这等于饮鸩止渴!如果不解决根本原因,不从‘如何做更合规’的角度来解决问题,如果不营造一个‘积极整改、真正执行GMP’的氛围,那么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投诉举报’的问题。”

斗智斗勇 从不缺少“雷人雷言”的飞行检查

从飞行检查制度创立伊始,其保密性、突然性、绝缘性、灵活性的特点就注定这项制度能发现一些日常监管中发现不了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又由于公开曝光,容易成为影响一家公司甚至一个行业的大事件。

这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2015年的“银杏叶事件”。

2015年5月,原国家药品食品监督管理总局组织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万邦德(湖南)天然药物有限公司进行飞行检查的过程中,发现生产管理混乱、伪造生产记录等诸多问题。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擅自改变提取工艺,使用3%盐酸代替稀乙醇制备银杏叶提取物的行为。国家食药总局称,擅自改变提取工艺存在“分解药品有效成分,影响药品疗效”风险。

这起对单个公司的飞行检查迅速扩大化。随后,按照原料生产商、药企、保健食品企业这样一条线索,综合飞行检查、曝光;自查、曝光;重点抽查、再曝光等手段,国家食药总局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场针对“问题”银杏叶提取物安全性风险的彻查风暴。仅仅两个月的时间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银杏叶事件”发布公告20余篇,最多的一天内发布了4次公告。不合格企业涉及哈药、扬子江、康恩贝、汤臣倍健等知名药品、保健食品生产商,多达9家上市公司卷入问题产品事件。

目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食品药品审核查验中心(简称核查中心)承担我国特殊食品、药品、医疗器械、化妆品等现场检查工作。该中心主任丁建华曾对媒体表示说,“我们开展飞行检查,保密性极高,工作人员事先并不知道要查哪个企业,飞到企业所在城市后,才会拿到一个信封知晓被查对象。”

丁建华说,在现场,更是各种斗智斗勇,企业会通过手机要求转移某些物证,我们就要求交出手机,通过手机上的聊天记录把证物找出来。

在飞行检查的巨大威慑力下,一些生产企业在面对突然降临的飞行检查,往往丑态百出,出现一些雷人雷言雷行。

2015年12月23日,安徽省食药监局根据年度药品生产监管工作计划,对安徽友信药业有限公司开展药品GMP跟踪飞行检查。而当日安徽省食药监局检查组发现,该企业物流车间(4号楼)西北角有六七个身穿工作服的人员跑动。该建筑物铁门和所有窗户均被锁,窗户均拉上窗帘,无法看清内部情况。

检查人员提出要进入该建筑物西侧一楼检查,企业负责人称无钥匙开门,其后该区域甚至直接被货物封堵住,企业始终用各种理由拒不打开大门,致使检查无法进行。检查组*中断了检查,并直接将安徽友信药业有限公司的行为判定为逃避、拒绝检查,决定收回该企业药品GMP证书。

除了“不开门”这类的雷行外,飞行检查过程中还伴随着不少“雷语”。2017年11月7日,南昌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南昌市医疗器械飞行检查情况公告》,公告中提及了一家企业在飞行检查中的“雷人雷语”。

公告披露,南昌市食药局飞检组在去江西联肽科技有限公司检查时,不能联系到该公司法人赵德钧,该公司人员因此拒绝接受检查。在食药局的飞检报告中,明确写道“拨打该公司法人赵德钧电话,回复不是此人,拨打该公司联系人杨女士,称其为股东之一在北京并未派人与执法人员联系,执法人员对杨女士发短信告知,收到其回复确是:随便你。”

“随便你”的后果就是南昌市食药监部门对这家公司拟立案调查,注销其《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

上市公司遭遇飞行检查:极易触发“黑天鹅事件”

正是由于飞行检查中极易发现问题,随之而来的收回乃至吊销GMP证书更是对生产企业打击巨大,所以每一家企业遭遇飞行检查都是如临大敌,在上市公司这样的公众公司身上,此类影响更为深远,也极易触发股价的“黑天鹅事件”。

2017年2月14日,主营个体化医疗分子诊断产品及临床医学检验服务的新三板哭挂牌公司益善生物遭遇飞行检查,随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检查结果通告显示,益善生物涉及购进验收记录不完整、部分产品提供不上来产品注册证明文件、部分进口医疗器械未能提供合格证明文件、供应商不具备相关经营资质、未提交2015年度自查报告、经营范围有误且库房管理混乱6大问题。这一通告曝光后,导致益善生物的股票大跌,益善生物不得已于2月16日紧急停牌。

新三板挂牌其实还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上市公司”。飞行检查对A股上市的公司影响就更为强烈。就在本月初,哈尔滨三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哈三联”,002900.SZ)还刚刚遭遇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飞行检查。此次检查显示,公司产品注射用长春西汀存在现行处方工艺与注册批准的处方工艺不一致的问题,国家局的通告责成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监管局收回公司相关药品GMP证书,并对违法违规行为依法调查的处理措施。

通告曝光当日,哈三联的股价立刻一字跌停。公司也紧急发布了公告,安抚投资者。要知道,此次飞检的涉事药品注射用长春西汀的年销售收入金额仅仅为26万余元,占哈三联的营业收入比重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0.0232%(2017年)。显然,飞行检查打击的是公众和投资者对企业合规生产的信心,其震慑力可见一斑。

长春长生的狂犬病疫苗事件在引发公众讨论的同时,也在吸引人们对飞行检查频次、力度的探讨。在2018年初某次会议上,食药监总局官员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较2016年药品检查任务增加387次,同比增加178%。而药品GMP跟踪检查,2016年为296个组,2017年438组,同比增长167%,派出1234人;飞行检查数量2017年较2016年同比增长146%,增幅巨大。而相比2015年,2017年的工作量更是多出3倍之多。

对飞行检查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2017年共开展药品GMP飞行检查57家,不通过36家,涉及吉林、四川、福建等21个省(市),而生物制品及化学药品飞行检查数量较往年呈上升趋势,其中生物制品企业飞行检查共5家,不通过的有2家,化学药品检查14家,不通过5家。

而到2018年,这种加强飞行检查的趋势更是有增无减。2018年6月4日,国家药监局发布2018年药品跟踪检查计划,明确覆盖201家药品生产企业。其中包括2017年国家抽检发现问题较多的企业38家,疫苗类生物制品生产企业40家,血液制品生产企业28家,麻醉、精神药品和药品易制毒类生产企业15家,新批准上市的注射剂仿制药生产企业60家,专项检查生产企业20家。由计划中覆盖数量可知,疫苗类生物制品生产企业是药品跟踪检查计划中的重点。

实际上,不止是在政策计层面,国家药监局在“人手”上也给飞行检查工作加足了“马力”。2018年6月28日,国家药监局发布通知,为进一步加强药品检查员队伍和能力建设,推进药品生产企业现场检查工作开展,对药品检查员队伍进行了扩充,新聘任145人为国家药品GMP检查员并核发《国家药品检查员证》。随着药品检查员队伍的进一步扩充,开展药品生产企业现场检查的力度和频次也在随之增强。

在政策计划、检查员队伍扩充等多方面因素的助力之下,针对药品的GMP飞行检查也随之加大力度,长生生物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在国家药监局的飞行检查中被查出生产过程中存在记录造假并非偶然事件。从维护老百姓生命健康权的角度看,飞行检查这把“快刀”也理应越来越锋利。